搜索
查看: 56|回复: 0

如花·思梦

[复制链接]

1034

主题

1034

帖子

317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74
发表于 2021-9-22 17: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花·思梦
  对于一个漂泊者来说,最美的梦还是回家的梦,最美的景还是家乡的景。
  
  每次回津,看到津都不是旧模样,便生出感伤:这匆忙的生活何时才是个头,昨日的样子都还没有看够。
  
  有幸得以回津暂住,我终于尝到了美梦成真的滋味。并发誓要抓住机会把津市范围内的旮旮旯旯都摸熟,记牢。
  
  津城美景众多,我最喜欢去,去得也最为频繁的是棠华药山的竹林。但去得频繁却不是因为喜欢那青翠的竹子、幽静的林间小道、清澈得近似于无的溪水,而是因为新洲到药山竹林那沿途的风光,这才是我一而再再而三要往竹林跑的真正原因。
  
  说起发现这一美景,还得好好感谢骑友铁哥,是他的探路骑行拍回的漂亮竹林照片,激发了我探访药山的兴致,从而得以发现沿途的美景的。也才知道那个二十年前津市范围内最穷的乡村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里,村民过着与车尘路沙的俗世迥然不同的神仙日子。
  
  第一次骑行竹林是在春天,月季花开得最为漂亮火热的时节。
  
  清早从市区出发,到新洲踅向西南,进入乡村:沿途散布在青山绿水间的油菜花与紫云英;干净整洁的农家庭院里的各色花朵,华闻读书阁;一树树不甘落后的桃红李白,争相斗艳让我目不暇接,金霏读书阁,一路在阳光、青草、花朵的味道悠哉游哉,以至于忘记了骑行的疲惫与时间。
  
  当药山那棵地标性的古樟出现在视野,才惊觉自己已经骑行了很久、离开小城也已很远。
  
  有经久不散的幽香扑鼻,循香望去,惊喜的发现一条长长的开得不亦乐乎的粉色月季篱笆,大有“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的气势。这户人家不会凑巧也姓黄吧!我毫不犹豫地把脚踏车丢在路边,树海读书阁,顾不得花枝上密密麻麻的尖刺,凑近,一朵朵抚摸,一朵朵细闻;从花丛中挑出长长的花藤,细数上面究竟排列了多少朵花;又手忙脚乱的张开双臂将一大捧花藤抱在怀里,将头埋进花丛,一边深呼吸一边让娇嫩的花瓣摩擦着我面颊。盛开在春天的月季花是最美的,香气浓郁,花瓣繁复,看起来与玫瑰十分相像。遗憾是是相机能捕捉自然界的一切美丽,却捕捉不到一丝一缕花的香气。
  
  我贪恋在花丛中,树海读书阁,浮想联翩:要是这棵千年古樟边的每家每户都种上几道月季花的篱笆,要是白衣到药山所有撂荒的田地里全部开满月季,那几十里的花廊和香味工厂再加上药山禅意的竹林、溪水,得招引多少热爱大自然的“蜂”与“蝶&rdquo,树海读书阁;啊,树海读书阁。到那时我就不会学神农架的女子个个去当导游,我喜欢默默无闻的捡几亩地,余生种月季。
  
  临近竹林,华闻读书阁,村级公路坡陡弯急,树海读书阁。山脚下绿树丛间一树树淡紫色的梧桐花与苦楝树花怒放,几处碧瓦隐约,树海读书阁,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向阳的山坡,似火的映山红与野蔷薇、白继木的洁白相映成趣。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花丛间欢快的飞来飞去,金门读书阁,叫声清脆。多年前,乡野村夫是贬义词。而现在,这个词已经变异,字间满是城里人对居住在自然风光中的农民的羡慕嫉妒恨。
  
  这第一次的竹林之行我全部心思都在了花上。眼前晃动的心里惦记的都只有花影花香。至于那令人惊叹的竹林之美,忽略了。
  
  第二次骑车去竹林是在初夏,栀子花开的季节(我爱花,对花的印象总是深刻一点),孔子读书阁
  
  沿途的许多农家庭院里都新开了玉兰蜀葵大丽花,金霏读书阁,但最常见的还是数栀子,几乎每家每户的门口都盛开着那么一两株甚至更多;就连路上、田间地头劳作的妇女头上也插着一抹洁白和馨香,几朵早开的白莲静静的玉立在堰塘,小木桥上浣衣妇的阵阵捣衣声惊飞塘边垂柳上一只长尾巴鸟。我就在这若有若无的栀子花香中再次奔赴药山竹林,精彩读书阁
  
  就在白衣镇与石板滩之间的齐家堰——我感觉有点像骑行在青藏高原般吃力的一个地方,竟然奇幻般涌现出大片大片,大片的栀子花。近处,是一片洁白;远望,是洁白一片,树海读书阁.3,空气中的花香浓郁得几乎要看见了厚度。幸好香味没有重量,没有形状,幸好这周围没有居住人家……否则?我不敢想象,他们怎么推开自己的门窗,怎么看见花香之外的东西和自己的家人?
  
  印象中栀子花是女性的头饰,说只要头上插过栀子花,金门读书阁,以后就是整年不梳洗头发,头发也不会有难闻的气味,宁静读书阁。可为什么这漫山遍野的栀子花却又全无采摘的痕迹?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忍不住摘下几朵插在头上,在一行行栀子花间走来走去,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拥有百亩栀子花林,然后就在花丛中搭建一座吊脚楼住下,修身读书阁,蛇蚁不得进,风雨吹不倒。白天,舀一瓢洁白做饭,夹一丝淡然为菜,晚上听虫筝蛙鼓,嘬一口花香和月色酿成的美酒,过我的神仙小日子……什么高楼大夏,豪华别墅,香车美女,都不及我花间竹楼的生活。
  
  一阵薅草声打断我的白日梦,踮起脚望见一老农正在给栀子边的小块花生除草,便向他打听为何这里会栽种如此多的栀子花,树海读书阁。原来栀子的果实是一种药材,叫黄栀果,每年的秋天许多药材贩子就会上门来收购,栽种栀子就是为了卖药材的。并且白衣镇不只是齐家堰,别的村子里也有成片成片的栀子林,精彩读书阁0。栀子花开的时候,笼罩在馥郁花香中的白衣镇随处可见无暇的洁白。
  
  为什么有人专程去北京看红叶,铭华读书阁;麻城看杜鹃;洛阳看牡丹,爱看读书阁;甚至还跑出国门看日本佬的什么鬼樱花。而没有人来津市白衣镇看栀子花林?栀子花也是枝叶繁茂、四季常绿、花朵芳香素雅,不但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他的花、叶、果、根还都是名贵药材,可以说浑身都是宝,比起红叶杜鹃牡丹樱花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孔子读书阁,为什么一直在乡村山岗上兀自美丽飘香却无人问津,精彩读书阁?甚至那么多赶往竹林的驴友也不提起?看来酒香还是不能巷子深,是匹千里马你也得叫上几声。
  
  越近竹林,鸟叫声越多,隐约中鼻翼前已有竹子的清香。
  
  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竹林,再看倒映在东冲湖中的竹林、亭台,山峦;像铺了一张绿毯的湖堤,堤岸边安静伫立的双生树,树海读书阁,湖堤向山林深处伸展进去的幽深小径,树海读书阁;心里异常平静。但这养在深闺的湖光山影,茂林修竹,亭台小榭的静美终归依然,孔子读书阁。静静的站在湖边草坪,沐浴着竹林的风,渐渐的,心变得平静而后又转为澄净。
  
  再走进竹林时,就有了一种朝圣的庄严。
  
  自古以来文人雅士就习惯把竹比作君子,花比作美人。君子与美人的故事也一直是久盛不衰的故事。但为什么津市辖区内如此超凡脱俗的“君子美人”却没有流芳千古,着实叫人不解。
  
  花痴的津市梦,总是离不开花,爱看读书阁。我渴望真有一天药山竹林能不负众望开发成旅游景点,广济读书阁,并且闻名于世。到那时我十分愿意尽一个津市人的绵薄之力,去白衣乡间或者药山古樟下做个务实的花农,栽种一路花香送给前来听竹的游客,再多搭建几座花间竹楼,供志同道合者前来小住,在乡村静夜的月光下,一起饮一杯花茶,听蛙鼓夜虫,看花影弄舞。假若我依然漂泊在异乡,则将不厌其烦的向人宣传我美丽的家乡,特别是那条引领人们进入禅意药山的长达四十五公里的鲜花大道,并以自己是个津市人为傲。
相关的主题文章:

  
   故园梦呓(九)
  
   地下随想
  
   一黑二黄三只鸡
  
   人模狗样
  
   秋水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好贝石斛网 ( 鄂ICP备2020020235号-1 )

GMT+8, 2021-10-25 09:28 , Processed in 0.04172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好贝石斛网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